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蜀---卜舒的文学网站

只在山脚下徘徊的人,他不可能采撷到山颠的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卜舒,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安微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现代作协四川分会主席,市作协全(专)委会委员,市文联全委会委员,区作协副主席,《芙蓉溪》执行副主编。写作文学作品千余件,在《参花》、《现代作家文学》、《左诗苑》、《新文学》等省以上刊物发表数百件,公开出版《卜舒小说散文集》、《唱给西蜀的歌》、《西蜀闲话》。《金秋十月》(外四首)《神州杰出人物》(2009)卷,《红红的太阳从这里升起》(外三首)入《共和国名家诗词格言精选》。辞条入《人民的骄傲》和《中国专家学者辞典》(续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开国将军979:胥治中少将  

2014-11-27 10:33:36|  分类: 共和国开国少将4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胥治中,1917年出生,湖北省石首县调关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一)

胥治中生于贫农家庭。从小参加儿童团、少先队的革命活动。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胥治中任通讯员、红2军团独立团宣传员、红4师宣传员、红7师宣传员、侦查员,参加了粉碎敌人对苏区的第一至四次“围剿”作战;退出洪湖后,又参加在湘、鄂、川、黔地区创建新苏区的游击战争。

1935年起,胥治中任红2军团卫生部特派员、5师15团特派员。参加了长征。

(二)

抗日战争时期,胥治中历任八路军留守兵团警备第4团特派员、中央社会部陕北三边(陕甘宁)情报站站长、中共河南省委社会部部长、中共鄂中区党委社会部部长兼豫鄂挺进纵队社会部部长、保卫部部长、中共襄南(中原区三地委)地委社会部部长兼第三专署公安局局长。

(三)

抗战胜利后,胥治中任江汉军区政治部主任。

1946年6月,胥治中参加指挥了江汉部队突围。至鄂西北与第1纵队会合后,组建鄂西北军区,任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部队向三个方向转圈子打游击,胥治中兼任第1支队政委,坚持鄂西北北面地区的斗争,牵制住了蒋介石嫡系整编66军和另两个整编师以及当地保安团,有力地配合大军在华北、华东战场的斗争。

1949年2月,中原野战军第3纵队改编为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第11军,胥治中任11军政治部副主任。在进军西南的战役中,参加指挥了重庆战役,在成都附近配合第一野战军消灭了胡宗南的南逃部队。

(四)

新中国成立后,胥治中任海军青岛基地政治部副主任、海军炮兵学校政委。

1960年,胥治中毕业于海军文化速成学校高干班。后受命筹建国防部第七研究院,先后任副院长和第六机械工业部第七研究院(现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党委书记、第六机械工业部党委委员。

胥治中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准军级、海军),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第六届委员。

1994年5月7日,胥治中在北京逝世。女,胥晓琦。

 

家属上访维权

 

胥治中的女儿胥晓琦在友人的帮助下,用轮椅推着她母亲,抱着爸爸胥治中的遗像到位于北京宣武区永定门附近的国家信访接待中心上访。

维权网信息员在信访处现场了解到,胥晓琦的爸爸胥治中原籍湖北石首,是开国第一批授勋将军,授少将衔。她们家的现住房是国防部于1962年成立国防部第七研究院时盖的,当时她父亲是现役军人,是按他的军衔和职务分给他的住房。1998年,中央部级干部房改政策出台,胥晓琦母女二人要求购买现住房。该研究院(现已改名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当时的院领导开始同意卖,后来又不同意了。她们就打算这样租住下去。

胥晓琦说,自2003年起,现任的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办公厅主任刘振国,该研究院代理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刘艳江,该研究院纪委书记郭志鹏以及物业办公室第一副主任于学东,或亲自或指使下面的人,不断到家里欺骗、威迫我母亲,要我们同意以房改为名搬到一处比现住房面积少约1/3且质量很差的四层楼里去住。这不符合国务院部级干部房改政策的精神,因此就没有同意。事实上,为了达到霸占国家无偿划拨的土地和卖房大量敛钱两个目的,那时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已经花钱买通中介公司,帮助其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朝阳分局报规划,在胥晓琦她们母女住房的南面,仅距他们的楼7米处,盖一座12层、超标准(每套住房面积约160~170平方米)的豪华“经济适用房”,现在刘艳江、郭志鹏也住在里面。该研究院位于奥运村地区,当这里的普通楼房已涨到每平方米3万多元时,但刘艳江、郭志鹏仅用每平方米2千至4千元的价格就买到了这些住房。

自2006年起,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开始大肆施工。胥晓琦多次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及其朝阳分局上访,她们的邻居也曾到法院告状。她们得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朝阳分局的答复是,该研究院应该依照法规对我们进行拆迁;而我们的邻居得到的法院判决是,该研究院承诺新楼竣工时对我们的住房进行拆除。如今,这栋新楼已竣工两年,并已卖出,住户早已完成装修住进去了。但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从不找胥晓琦母女谈拆迁问题。

据胥晓琦口述:更为恶劣的是,自盖楼之时起,刘振国、刘艳江、郭志鹏、于学东就伙同工程承包商,指使施工队的包工头、工人以及该研究院物业办公室所属人员明里暗里破坏胥晓琦她们家的楼房及周围环境。不但日夜骚扰、威胁胥晓琦母女,同时截断她们家楼房的污水管道、剥掉房外高压线的线皮、拉断电视天线、用盖楼的塔吊吊着重物在她们房顶上过来过去,甚至把她们家楼后面的房基土挖成空洞致整栋楼下沉倾斜……见用这些伎俩还是赶不走胥晓琦母女,他们就指使在这个院子里居住的一些“文革”中的造反派、一些对老干部仇恨的下层退休职工,在路上,甚至爬上胥晓琦家的院门,对其打骂。

长时间的骚扰与侮辱再加上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迫使她们母女终于一起去上访,以求能够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这是当前的现实,80年代搞什么一刀切,将许多军队离退休班干部交地方,实际上就是甩包袱,将打下江山的很多老人们都从部队中赶走。交给地方后,因长期未与地方有联系,住房狭小,且都仍在片偏僻的地方,生活和医疗都方便,加上很多政策待遇都未落实,与留在部队管理的老人有很多差别,造成了很多老人都郁闷至极,到死都未盼到。造成这部分老人这种不公正的待遇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后来陆续退下来的军队高层,他们制定的所谓政策是为了他们退下来后享受的,而不顾及大多数前期已退人员,过去很多人没有达到他们制定的所谓标准,不是个人原因,如果像现在这样提级授衔制度延续下来,之中的将军将是成批的,但老人们没有赶上好时代,错过了,可最终的归属却依然凄惨。这就是中国现实中不公正的其中一个现象。像胥将军都遭遇如此待遇,更何况其他人呢?如今座在高位的这些人是不会关心前面打江山的这些人,因为他们只关心自己是否享受得如何,不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是不会过问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