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蜀---卜舒的文学网站

只在山脚下徘徊的人,他不可能采撷到山颠的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卜舒,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安微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现代作协四川分会主席,市作协全(专)委会委员,市文联全委会委员,区作协副主席,《芙蓉溪》执行副主编。写作文学作品千余件,在《参花》、《现代作家文学》、《左诗苑》、《新文学》等省以上刊物发表数百件,公开出版《卜舒小说散文集》、《唱给西蜀的歌》、《西蜀闲话》。《金秋十月》(外四首)《神州杰出人物》(2009)卷,《红红的太阳从这里升起》(外三首)入《共和国名家诗词格言精选》。辞条入《人民的骄傲》和《中国专家学者辞典》(续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开国将军899:官俊亭少将  

2014-11-27 08:54:44|  分类: 共和国开国少将4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次补充)

 

       官俊亭,1917年出生,安徽省颍上县人。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一)

官俊亭生于贫农家庭。他14岁便参加了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官俊亭历任红四方面军10师29团排长、12师36团副连长、连长。参加了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第四、五次反“围剿”作战和长征。

(二)

抗日战争时期,官俊亭历任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排长、抗日军政大学区队长、第1分校队长、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3团营长、胶东军区第5旅15团副团长、代理团长。参加了夜袭阳明堡、广阳战斗、牙山保卫战、反投降作战等战役战斗。

(三)

1945年9月,官俊亭任115师暨山东军区胶东军区中海军分区独立1团团长。不久,任胶东军区第5师15团团长。

1946年,正值日本投降后的第一个除夕夜,15团驻扎在山东平度县的蓼兰,战士们和老百姓准备一起会餐,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景象。谁知,饺子刚下锅,官俊亭就接到师长聂凤智的电话,命15团立即赶往胶济线上的塔耳堡,阻击敌人前进。原来,驻扎在青岛的国民党军妄图打通胶济铁路,进犯胶东根据地。官俊亭率部急行军80多里,于午夜时分抵达塔耳堡。面对四倍于己的敌人,官俊亭沉着指挥,使敌人未能前进一步。第二天拂晓,聂凤智带着援兵赶到,敌军灰溜溜地撤退了。

官俊亭后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25师参谋长、烟台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胶东军区新编第6师参谋长。

1949年2月19日,华东野战军胶东军区新编第6师改编为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第32军(后划归山东军区,1950年2月调回)94师,官俊亭任94师参谋长。后任副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官俊亭参加了孟良崮、解放青岛等战役战斗。

(四)

新中国成立后,官俊亭任第27军94师副师长。

1950年11月,官俊亭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27军94师副师长,参加了第二、五次战役及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朝鲜东海岸反登陆防御。

1952年10月回国后,官俊亭任第20军58师师长、副军长、军长。

1975年8月-1978年5月,官俊亭任第12军军长。“文革”时期,第12军军长李德生主政安徽。九大后,李德生调中央工作,仍兼任安徽省革委会主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1975年,李德生不再兼任安徽省的领导职务,由第12军政委宋佩璋接任安徽省革委会主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文革”结束后,宋佩璋表现欠佳,在当时被称为“捂派”。1977年6月,华国锋、叶剑英和政治局其他领导人听取了宋佩璋、李任之、王文模、余光茂和官俊亭的汇报后,将宋佩璋调离安徽。当时李任之是安徽省委书记、安徽省革委会副主任,王文模是安徽省军区第二政委,余光茂是安徽省军区司令员,而官俊亭则是代表第12军参加这次会议的。

1978年5月-1982年,官俊亭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

1978年6月,官俊亭兼任浙江省委书记(省委第一书记铁瑛)。

1982年,官俊亭调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

离职休养后,官俊亭享受副兵团职待遇。

官俊亭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2003年1月11日,官俊亭因病在南京逝世,享年86岁。后葬于南京功德园。夫人,宋云亭,1925年出生,1946年12月结婚;子,官苏强、官颍江;女,官伟光、官颍鹏、官苏敏、宋小梅。

 

将军轶事

 

1、两封信给父亲带来的悲喜人生

官俊亭生于一个赤贫家庭,父亲是纤夫。为了有口饭吃,他十一二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去河边拉船。

那时,附近的船主常贩私盐去苏区,官俊亭也跟着去,亲眼见识了打土豪分田地,听说了许多革命故事,受到鼓舞,产生了投奔革命的想法。回家后,他开始在村里的年轻人中间讲述苏区见闻。谁知被当地的乡绅土豪知道了,派乡团把他抓去吊起来毒打了六七天,将这个才14岁的少年打得奄奄一息。家里人好不容易将他保了出来,连夜送到大别山根据地当了红军。

官俊亭参加革命后,家人不敢留在当地,父母、哥嫂、弟妹全都逃到了外地,颠沛流离,直到解放后才重新团聚到一起。在此期间,官俊亭曾写过两封信回家,这两封信带给了他的老父亲两种截然不同的悲喜人生。

第一封是在1938年,身在延安的官俊亭不知家里人的死活,写信寄给了村里一个识字的人,请他帮忙打听。谁知,这人转手就将信交给了乡团。此时,官俊亭的父亲已经回到当地生活。敌人听说他的儿子还活着,当了红军,就将他绑了往县城里送。路上,一个好心的老乡趁看守不备,偷偷割断缆绳,将他放了,这才逃过一死。

第二封是在1949年,妻子宋云亭在报纸上看见了家乡解放的消息,劝官俊亭再写一封回去试试。由于上一次的信寄出后音讯全无,官俊亭也不知道这次该寄给谁。妻子给他出主意:寄给村里的地主吧,他识得字,而且现在解放了,他不敢不转。就这样,家里人才得到了官俊亭的消息,得知他还活着,老父亲喜极而泣。

 

2、带伤翻越秦岭

1931年参军时,官俊亭还只是孩子,多次的战斗、爬雪山、过草地,他都咬牙撑了过来,不仅因为他坚定的革命意志,还得益于战友们对他的关怀鼓励。过秦岭正是其中最难忘的一段旅程。

当时,官俊亭所属的红四方面军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失败,离开根据地,朝西进发,来到秦岭。此时寒风刺面,红军战士们衣衫单薄,又缺少粮食。对官俊亭来说,最大的痛苦来自脚伤,他的脚因为中了敌人放的毒气而烂了个大洞,虽然还能勉强行走,但只要稍不留神碰上什么东西,就会疼得满身大汗。

秦岭,山高路难行。悬崖峭壁间,总有战士不小心滑落,永远留在了这里。但尽管如此,没有一个人愁眉苦脸,走到险峻的地方,大家就互相搀扶,不肯让一个人掉队。班长老余心思很细,知道官俊亭脚伤走路困难,所以常过来照顾搀扶,给他讲革命故事,还把自己仅剩的一点炒米抖出来给他充饥。官俊亭不肯吃,班长就半劝慰半威胁地说:“小官,快吃吧,要是走不动掉了队,非叫山上的老虎给你吃了不可。”

红军当时进入人迹稀少的地区,粮食经常不够吃,官俊亭又得了疟疾,宿营的时候,班长将仅有的一条床单盖在他身上,满山遍野给官俊亭找到了红薯,烧好了给官俊亭吃。官俊亭的打摆子好了,身体却拖跨了,昏到在行军路上,班长要背他,好强的官俊亭坚决不肯同意。班长只好让他拉着骡子的尾巴走,这样比较省劲。

战友的关爱,给了官俊亭战胜困难的勇气,让他最终翻越了秦岭,渡过难关。

 

3、饺子下锅却成了集结号

1946年初,山东军区第5师15团驻扎在山东平度县的蓼兰,为了欢度日本投降后的第一个春节,全团都在包饺子,准备除夕会餐。大年三十从中午开始,全团的驻地洋溢着欢声笑语,战士们和老百姓一起动手擀皮、剁馅,包饺子,一派喜气洋洋。团长官俊亭检查完布防情况,回到团部,也和战士们一起包起了饺子,谁知几个饺子才下锅,电话就来了。他快步进屋,拿起了话筒。

“老官吗?”

原来是聂凤智师长。他心中一喜,嗨!老领导大年三十就提前来拜年了啊!立即答道:“是我,师长,新年好哇!来我们这儿过年吧,我们全团都包好了饺子!”

“嗬,谢谢你!”师长笑着应道。

“不用谢,我们应该感谢师长提早为我们拜年呀!”

谁知电话里老领导的口气却没了拜年的那么轻松了,严肃地说:“我不是给你们拜年的呀!看来你们的饺子是吃不成喽。”

“怎么,又有情况了?”

“顽8军不让我们过个好年!据可靠情报,在青岛的国民党第8军李弥部几个团就要开拔西犯,想打通胶济铁路,威胁我胶东根据地呀。他们要真刀真枪打内战了!现在最吃紧的是胶济线上的塔耳堡,那里只有西海分区的平南独立营200来人。形势紧迫,刻不容缓!现在我命令你团立即出发,连夜行军,前出至塔耳堡,死死守住,决不能让顽8军前进一步!”

“是,立即执行!”

官团长毫不犹豫地回答。但他转念一想,撇下这些刚刚下锅的美味,多可惜呀!战士们谁不想吃了饺子再走?于是,又说道:“不过,师长,我们包好的饺子怎么办,有的都下锅了呀!”

“老官,军情似火呀!来不及了,把饺子全留给老乡。告诉战士们,不要舍不得这顿饺子,打完这一仗,我保证给你们补上。”

“好,我们马上就走!”

就这样,15团的上上下下撇下锅里正翻滚着的大饺子,咽着口水,迅疾集结出动了。在急行军路上,一些战士还心疼那锅饺子,气呼呼地说:“顽8军不让我们吃饺子,我们就包他们的饺子!”因为“带着气”,尽管朔风凛冽,战士们不到6个钟头,就跑完了蓼兰到塔耳堡有80多里路,午夜时分,抵达塔耳堡,与平南独立营会合了,及时在塔耳堡为顽8军进犯砸下了一个铁闸门。

塔耳堡只有百户人家,是胶济线东段的一个小站,周围地势平坦,站东北一座不大的小山包是全镇唯一的制高点,除此无险可守,打阻击很不容易。官团长把最强的1个营部署在山包上,2营、3营和平南独立营在铁路西南侧沿塔耳堡至朱扬村一线展开。一安顿好,战士们不顾行军疲劳,立即构筑工事。就在大筑工事中,不觉已是晨曦微露,新的一年开始了。

谁知大年三十的饺子没吃,急急赶到塔耳堡,到了这里,筑了工事后,却一连两天,平静无事。于是战士们意见可大了,连司令部的参谋们都沉不住气了。但就一个人不慌也不乱,他就是官俊亭。因为,在他心目中师长一向多谋善断,不会轻易下决心的,“安排”了就一定有戏。

到了第3天,天刚破晓,师部派人传达命令,要官团长立即赶去师部,并派了两个便衣侦察员来接送。谁知他们策马才走出大约10多里远,身后突然响起激烈的炮击声。官团长说:“聂师长真是料事如神,前沿阵地打响了。”结果,他来不及请示,匆匆地向两名侦察员交代了两句,立即返身赶回团部指挥作战。当他赶到团部,战斗已打得很激烈。

原来天亮时分,就在官团长离开不久,1营阵地前来了3个身穿便衣的人。领头的一个老远就喊:“我是8军的副官,要见八路长官。”战士们把他带到了营指挥所。见了“八路长官”,这家伙非常傲慢,开口就说:“你们立即让开路,我们要过去!”

“凭什么要我们让路?你们这些顽固派,8年抗战,你们不仅不打鬼子,还竟与我们闹摩擦。小日本投降了,他们就来抢胜利果实!”教导员气愤地说。

“我们有4个团的兵力,如要抵抗,必败无疑!”

他如此狂妄,却没想到撞上的1营是15团的“老虎营”,坐在旁边的营长周长林不仅会打仗,而且脾气也是火暴的出名,平时他仗着会打仗,眼中除了团长、师长就没什么别的人,因此也多次挨团长的“批”。这位顽8军副官狂妄的几句话当下就惹得他怒不可遏,“啪!”就是狠狠一记耳光,然后,他喝令他:“滚回去!”

副官没想到撞上个“愣头青”,捂着脸就跑,远远还传来周营长的吼声:“你们休想从这儿迈过去一步。”

赶走顽8军副官后,周长林刚用电话向团部报告完毕,战斗就打响了。顽8军的战防炮、山炮、野炮,重迫击炮像雨点般地打过来,1营阵地上一片火海。接着,全副美式装备的敌军像潮水般地压了过来。1营是在8年抗战中打出了威风的老部队,像钢钉一样牢牢地钉在阵地上,顶住了敌人的进攻,用劣势的装备一次又一次地把敌人打退。教导员牺牲,营长也挂了花。但官兵越打越勇;从清晨打到午后,敌人除了在阵地前留下大量尸体,始终未能拿下这个制高点。

官俊亭边指挥战斗,边派通信员向师部报告战况。因为15团孤军在外,离大部队至少有一天一夜的路程,援军一时难以赶到,为了应付战场上的复杂局面,他把大部兵力留着不动,以便作必要的机动。

下午三四点钟,敌人的炮声稀少下来了,看样子他们在调整部署,是时候了。他命令2、3营出击,从右翼包抄。憋足了劲的战士们像猛虎下山,扑向敌人。平南独立营的战友们也主动出击,配合15团向敌人压过去,打得机智勇敢。这支突然出现的生力军,使敌军弄不清楚我们到底有多少兵力。敌人害怕了,停止了进攻,开始收缩,在八路军阵地东侧的村落构筑工事,伺机反扑。

形势是严峻的,一天的激烈战斗,15团伤亡很大,携带的弹药也不多了。而面对的则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全副美械装备的4个团。明天如果敌人再发动进攻,形势很难预料。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聂师长打来的。

“老官,情况如何?”

“师长,从清晨开始,我们顶住了敌人多次进攻,战士们打得很勇敢。不过我们也有伤亡,1营教导员阵亡了,弹药也快打光了。”

“哈哈,老官,你放心。不怕!”

“我们急需增援。”

“13团、14团已开始向你们那个方向运动,拂晓之前就可以到达。”

“太好了,师长!”听了这番话,官俊亭心里一热,“师长太及时了!派兵也没这么快呀?”

“这些我早就考虑到了,他们一天前就早出发了!”

冬夜,天寒地冻,敌军那边黑漆漆的一片沉寂。战士们也没怎么合眼,孤守待援的滋味可真不好受。鸡叫三遍,激动人心的消息在阵地传开来,聂师长带的大部队赶到了。官俊亭老远就看到师长的身影,迎上前去,结果一双手早被师长紧紧地握住了,来不及多说,师长问明了敌我双方的态势,立即部署部队。谁知顽8军也许是察觉了八路军的动向,害怕被“聚歼”,有气无力地开了几炮,灰溜溜地撤退了。

顽8军妄想西犯打通胶济线的图谋就这样被粉碎了。望着仓皇后撤的敌军,聂师长乐哈哈地说:“老官,你们打得好。我要兑现我的诺言,为你们包饺子,一是补过年,二为你们庆功。”

若干年后,他的老部下官俊亭与人谈起这次大年三十丢下刚下锅的饺子没吃去打仗,战后聂凤智又为他们“补”饺子的事,还说:“那一顿饺子的味道真美。后来,每当我吃年夜饺子时,都会回想起那顿不寻常的饺子,想起我们老师长聂凤智同志。”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