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蜀---卜舒的文学网站

只在山脚下徘徊的人,他不可能采撷到山颠的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卜舒,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安微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现代作协四川分会主席,市作协全(专)委会委员,市文联全委会委员,区作协副主席,《芙蓉溪》执行副主编。写作文学作品千余件,在《参花》、《现代作家文学》、《左诗苑》、《新文学》等省以上刊物发表数百件,公开出版《卜舒小说散文集》、《唱给西蜀的歌》、《西蜀闲话》。《金秋十月》(外四首)《神州杰出人物》(2009)卷,《红红的太阳从这里升起》(外三首)入《共和国名家诗词格言精选》。辞条入《人民的骄傲》和《中国专家学者辞典》(续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开国将军901:相炜少将  

2014-11-27 08:57:30|  分类: 共和国开国少将4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炜,1917年出生,辽宁省营口县(现营口市)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

1937年,相炜任中共博兴县委军事部部长,参与组织抗日游击队。后历任广饶县委书记兼县游击大队教导员、博兴县委书记兼游击大队大队长、清河军区独立师政委、清河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兼秘书长、临淄县独立营政委、独立团政委、县长、清东地委副书记、渤海军区政治部敌工科科长、中共天津工委书记、回民支队政委。

抗日战争时期,相炜率部参加了攻打日寇据点、反顽作战,组织领导反蚕食斗争,巩固了革命根据地。

(二)

抗战胜利后,相炜奔赴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7师19旅政治部主任、警卫团政委、第6纵队17师政治部主任。

1948年11月,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第6纵队17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兵团43军128师(属头等主力师),相炜任128师政治部主任。

1949年3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兵团43军128师奉命改称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43军128师,相炜任128师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相炜参加了保卫平泉,攻打吉林、四平等战斗和辽沈、平津、广州、海南等战役战斗。

(三)

新中国成立后,相炜历任第43军128师政委、长沙政治学校校长兼政委、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主要从事教学和军事科研领导工作,勤俭办校,严谨治学,为全军输送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为发展我国军事科研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文革”期间,黄永胜和刘兴元制造诬陷、迫害广州军区领导干部冤案。1967年5月,黄永胜从北京回到广州,和军区政委刘兴元等开碰头会,黄永胜提出:“明天党委召开会议,研究常委班子调动问题。决定不要郭成柱(广州军区副政委)、陶汉章(广州军区参谋长)、相炜参加。撤销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文年生副书记之职,只在常委中留一职务。”会上,任思忠提议:“对相炜、江民风(广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历史要审查,要成立专案小组,由军区负责人挂帅,由××、×副参谋长和我组成。”黄永胜表示赞同。以此为起点,黄永胜制造了文年生、相炜、江民风、陶汉章冤案,并在军区所属单位揭批相炜、江民风、陶汉章式的人物。

“文革”结束后,相炜任军事科学院政治部主任、副政委。

相炜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3年9月2日,相炜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76岁。

 

  临淄县独立营叛变

 

1940年冬,山东军区清河军区司令员兼3旅旅长许世友,派时任中共清河区党委秘书长的相炜前往临淄,负责整顿由民间武装改编的临淄县独立营(王砚田任营长,下辖两个连),任独立营政委。

相炜曾在临淄工作过,对临淄情况熟悉,可以和临淄县委一起在部队内发展党员,从教育整顿入手,改变这个部队的成分。当时的计划是:第一,从改造部队的基本成分抓起,准备再调进两个连,把原有的四个连编成两个营,分别再编进一个营去,改编成为一个团;第二,改编后他再不听调,任意横行,就利用部队分散活动的机会或敌人扫荡时把王砚田除掉。

1941年1月底的一天下午,清河军区司令部派人在临淄四区大柳村宣布独立营改编为一个团的编制(当时只是宣布了,没有充实部队)。第二天,“皖南事变”的消息传来了,早有叛变之心的王砚田带着170多人窜回田旺庄。他们大喊“曲线救国”,咬牙切齿地大骂“共产党不是东西”、“干八路军的都没有好心眼”等等;并派人到桐林据点和汉奸区长路林彦勾结起来公开叛变投敌了。

王砚田在走向投敌的路上,到了田旺村边的乌河官桥上,突然下令把在独立营的指导员或下一级的政治干部、共产党员王贤臣、边凤山、高士元、朱德平等20多名同志杀害,把尸体扔到河里。这就是震惊临淄的“官桥惨案”。

王砚田叛变的前一天晚上,相炜和他的警卫员被王砚田派的人暗中监视起来。他们刚要从驻地召口村去行署,就被王砚田的特务队下了枪。正在危急之时,副营长王立庠的哥哥王振岳来了,他当场大发脾气,大骂手枪连连长,追问是谁干的这件事,最后把枪还给了相炜,才安全到了耿家坡。这时,许世友和政委刘其人正在焦急地等待他,一见相炜来到,紧握着他的手说:“你回来就好啊!你能脱离虎口回来就很幸运。”

在王砚田拉着队伍从召口走向田旺的路上,好多人看到动向不对,原来从临淄县大队编入的一个排二三十人,由陈景华等策划跑回了临淄县政府驻地耿家坡。以后还有120多名立场坚定的干部、战士先后跑了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