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蜀---卜舒的文学网站

只在山脚下徘徊的人,他不可能采撷到山颠的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卜舒,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安微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现代作协四川分会主席,市作协全(专)委会委员,市文联全委会委员,区作协副主席,《芙蓉溪》执行副主编。写作文学作品千余件,在《参花》、《现代作家文学》、《左诗苑》、《新文学》等省以上刊物发表数百件,公开出版《卜舒小说散文集》、《唱给西蜀的歌》、《西蜀闲话》。《金秋十月》(外四首)《神州杰出人物》(2009)卷,《红红的太阳从这里升起》(外三首)入《共和国名家诗词格言精选》。辞条入《人民的骄傲》和《中国专家学者辞典》(续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开国将军1294:廖仲符少将  

2014-11-30 16:47:01|  分类: 共和国开国将军5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次补充)

 

(无图片)

现有资料照片显示为1955年少将服,疑似开国少将

廖鼎琳,待查找

 

       廖仲符,1913年出生,辽宁省开原县人。曾用名廖中符。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参加八路军。

(一)

1935年,廖仲符参加了“一二·九”运动。

1936年,廖仲符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

1938年参加八路军后,廖仲符任八路军驻冀豫独立2师代表兼师参谋主任、129师冀鲁第1支队副支队长。

1938年8月,青年抗日游击纵队与129师独立旅合编为青年抗日纵队(辖1、2、3团),廖仲符任3团副团长。

1939年6月,廖仲符任129师暨晋冀鲁豫边区部队青年抗日纵队3团副团长。

1941年起,廖仲符先后进入延安军政学院、中央党校学习。

(二)

1945年10月31日,东北人民自治军龙江军区正式成立,下辖第1、2、3支队,廖仲符任第3支队支队长。后任东北民主联军龙江军区警备3旅旅长。

1948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为东北人民解放军,廖仲符任东北军区龙江军区参谋长、黑龙江省委执委。

1948年8月,东北军区直属独立9师成立,廖仲符任师长。

1948年11月17日,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东北军区独立9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第42军155师,廖仲符任155师师长。

1949年3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第42军155师奉命改称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第42军155师,廖仲符仍任155师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廖仲符参加了辽沈、平津等战役战斗。

(三)

1950年4月,廖仲符任第42军参谋长。

1950年10月19日,廖仲符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42军参谋长。参加了第一至四次战役、1951年夏秋防御战役和1952年春夏巩固阵地作战,获得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1952年回国后,廖仲符任第42军参谋长。

1954年8月起,廖仲符任中南军区司令部工程兵处处长兼国防工程处处长、海南国防工程指挥部副主任。

1963年,廖仲符毕业于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

1966年“文革”开始后,广州军区部队序列为:司令员黄永胜,第一政委陶铸、第二政委刘兴元,副司令员文年生、梁兴初、詹才芳、吴富善、温玉成、杨梅生、吴瑞林,副政委晏福生、方正平、肖元礼、郭成柱、陈发洪;广州军区工程兵主任廖仲符,政委郭质甫,副主任寇吾先、李庆三,副政委朱子统,参谋长王凯,政治部主任王居义。

1967年12月,廖仲符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1976年10月,廖仲符任广州军区司令部顾问。

廖仲符1961年8月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2001年4月12日,廖仲符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88岁。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第一、二、三次战役序列(1950年10月19日-11月5日)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副司令员邓华、洪学智、韩先楚,副政委邓华(兼任),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第42军(1950年10月19日入朝)军长吴瑞林,政委周彪,副军长胡继成,副政委郭成柱,参谋长廖仲符,政治部主任丁国钰。

 

1、下属犹豫不决,错失歼美骑7团良机

在朝鲜的一次战斗中,第42军125师撞上了装备精良的劲敌美骑兵第1师7团,125师的主要指挥员在打与不打的问题上议来论去,决定不下来。请示刚跟上来的副军长胡继成,胡继成未明确表态。

124师很积极,师长苏克之立即就下达作战命令。如果这时两个师就这样扑上去打了,不敢说就一定能全歼骑7团,但再造个云山之战,把骑7团打个大败那是毫不含糊的。“站在路边就可以把作战任务传达了!就靠手中的几个团,也要把骑1师7团打个稀巴烂。”多年后,苏克之如是说。当时后勤已经把一箱一箱的手榴弹分到了战士们手中。大家虽然冻得很难受,但士气也很旺盛,没人怕牺牲,全都高喊着:“打呀!非打它个七死八活大乱套不可!”

125师师长王道全虽然有了打的决心,但过多考虑了其他不主张打的指挥员的意见,害怕拂晓前不能解决战斗,白天又会遭敌轰炸。所以又在未得到军指命令的情况下,于14时改变决心,令125师部队撤出战斗,至八上洞一带隐蔽,待入夜后相机行动。

125师仓促撤退,至使124师也被迫撤退。撤退中又苦了炮兵。打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大炮上刺刀,越靠前越好,撤的时候人家却不像步兵那么方便。结果,两个师的炮兵营在后撤中遭敌空袭,损失惨重,被炸毁山炮10门,伤亡人员64名,马74匹,炮弹190发。

在军中心指挥所的第42军军长吴瑞林要求坚决打,派军参谋长廖仲符去军前指传达命令,督促命令的贯彻实施。可125师和124师的指挥员仍犹豫不决,胡继成见两种意见相持不下又未能及时定下决心,一直到12月1日凌晨仍然议而不决。廖仲符一看不行,赶紧回到军中心指挥所向军长报告。正在吃早饭的吴瑞林哗啦一声把碗摔了:“你回去告诉他们,今天晚上必须打,谁再说个不字,老子拿他是问。”可惜为时已晚,骑7团早在大批飞机掩护下逃走。

 

2、烟台峰战斗

28日到29日的烟台峰,伪3师气焰嚣张,连续出动部队对志愿军占领的796.5和665高地连续猛攻。敌人的炮兵也连续集中火力轰击志愿军阵地。但是敌人的进攻全都被击退。

29日晚,天空阴沉沉的,黑黝黝的山谷中看不到一息灯光。在一片树木茂密的山角下,志愿军第42军军部显得很安静。电话铃声响了……参谋长廖仲符拿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是彭德怀,你是哪一个?”

“彭总,我是廖仲符。”

“我就知道是你,快说说情况怎么样?”

“敌人占领烟台峰之后,一连两天对我军阵地猛攻不止,今天又进攻了20多次,炮打得也很厉害。”

彭总没有说话,沉思了一会儿说:“看来反击是必要的,志司已经定下决心了,一定要把敌人顶回去。叫吴军长接电话,我有话对他说。”

第42军军长吴瑞林接过了话筒:“彭总,我们已经作好了反击的准备。”

“我想问的是炮兵准备得怎么样?”

“124师把各种火炮全都拉上去了,有50多门。”

“炮兵一定要准备好,要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我没什么说的了,准备好就开始吧。”

吴军长放下电话看了看表,离反击还有一个小时。两天来,124师为反击作了精心准备。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他转过身来对廖参谋长说:“这和在国内打仗不太一样,至少敌人的炮火要强得多。我们的炮兵还受到空中敌机的轰炸,炮兵如何对付空军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这次东线的阻击任务很重,这对我们也是个考验。”军政委周彪在一边说。

29日晚9时,第42军124师开始对烟台峰的敌人发起反击。三颗红色信号弹升入夜空,志愿军炮阵地上突然响起了重炮的轰鸣声,这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山林中刚刚归巢的群鸟,惊叫着窜到空中。一道道刺眼的闪光,直射夜空,借着火光,可见阵地上的敌人纷纷倒下。志愿军的炮火一停,敌人的机枪便响了起来,志愿军进攻的部队被压在烟台峰的主阵地下面。

天亮时分,志愿军再次发起进攻,炮兵先敌开火,压制了敌人的炮火。当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时候,志愿军夺回了烟台峰阵地。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