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蜀---卜舒的文学网站

只在山脚下徘徊的人,他不可能采撷到山颠的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卜舒,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安微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现代作协四川分会主席,市作协全(专)委会委员,市文联全委会委员,区作协副主席,《芙蓉溪》执行副主编。写作文学作品千余件,在《参花》、《现代作家文学》、《左诗苑》、《新文学》等省以上刊物发表数百件,公开出版《卜舒小说散文集》、《唱给西蜀的歌》、《西蜀闲话》。《金秋十月》(外四首)《神州杰出人物》(2009)卷,《红红的太阳从这里升起》(外三首)入《共和国名家诗词格言精选》。辞条入《人民的骄傲》和《中国专家学者辞典》(续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兵团往事记忆/【原创】酒,喝还是不喝纠结了一辈子的事(三)  

2014-12-16 20:31:27|  分类: 转载---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誓一辈子不再醉酒

        兵团往事记忆/【原创】酒,喝还是不喝纠结了一辈子的事(三) - 耳顺 - 享受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兵团往事记忆/【原创】酒,喝还是不喝纠结了一辈子的事(三) - 耳顺 - 享受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兵团往事记忆/【原创】酒,喝还是不喝纠结了一辈子的事(三) - 耳顺 - 享受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当时的玉泉大曲                   现在的玉泉方瓶                   当时的北大荒酒(后
                                                                                                      改成边疆又改了回来)
 

      第一次喝白酒,就喝得酩酊大醉。自己头疼、浑身疼,犹如患了一场大病,难受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不说,关键是,还没当“校长”哪,就出了那么大的洋相,真是没面子。教训深刻啊!我才知道这“二两猫尿”竟如此的厉害。可另我不解的是:喝醉酒既然如此痛苦,为甚么竟有那么多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喝醉哪?!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人没出息”!咱要做个“有出息”的人,所以发誓: “一辈子不再醉酒”

    那次醉酒之后也就不到一个月,学校已经开学,还没等我找到当“校长”的感觉,来事了。一天,营教导员王子才到了九连。在营部、特别是我任营部书记(文书)时,跟随他的时间多。他是我那时较长时间“亲密接触”的最大的官、且是现役军人。他平时平易近人,非常随和。可遇到事,他那略显消瘦、且又黑又黄的脸,严肃得吓人。他从不训人,但他能用他那深沉、缓慢、严肃而不失亲切的语调降服你。在他的手下,我受益匪浅,特别是一年前在审批我入党的支部大会上,他那语重心长的嘱咐,曾令我羞愧、感动和振奋,至今难忘。是我十分敬重的人。

   他来了,我自然想见他。中午我去食堂打饭,出门时正好碰上他。“姚,行啊。许明春说了,学校你鼓捣得不错。”他微笑着握着我的手说,眼神和话语中都透露着关爱,令我感到十分地温暖。他接着说:“我跟许明春说完了,你下午交代一下工作,明天上午跟我回营部……”话音还没落,许明春过来了,依旧眯着笑眼对教导员说:“教导员,你这不是挖我的墙角吗”又转向我“兄弟,我舍不得让你走,可也不能拦着你远走高飞呀。我已经跟××(一位当教师的宁波知青,名字忘记了)说好了,下午把学校的事交给他吧” 我心里马上意识到:这应该是有好事了。可当时不知如何反应,竟然吭哧憋肚地说不出话来。

   在我之前,九连连长郑明友已经调往七连。原来,全团全面接收十七团原来的摊子后,基层班子力量薄弱,特别是懂农业、懂机务的更是缺乏。眼看春耕在即,火烧眉毛。团里一方面从内部调配,另一方面请求上级尽快调进。为了加强干部的调配和管理,团里除了其他措施外,还要求各营党委配备一名组织干事、副连级。教导员自然就想到了既熟悉、又听话、应该说还能“干事”的我了呗。

   我高兴、心里美啊!记得上初中时,学校请农场(854)团委的宣传干事到学校讲团课,嘿,小伙子,那精神、那口才,“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革命道理讲得巴巴的。当时就想:要是以后我也能当“干事”多棒!后来兵团组建以后,知道团部那些开会时台上台下乱窜、机关里楼上楼下乱窜、平时各单位乱窜,一身国防绿“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的青年军人都是些“瞎参谋乱干事”,心里煞是羡慕。现在,咱虽然缺一身军装,那也算是“干事”了。成就感、荣誉感油然而生,喝酒喝酒喝酒!那哪成啊,刚当了个小干部,不得好好工作吗?那些日子,我跟着营领导,到连队给连队干部做工作、协调关系,对新调进来的的干部做好工作和生活上的安排。这其中还可以经常接触团里的瞎参谋乱干事,甚至一些股长。见团里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甚至团长、政委等大官的机会也多了。以前,咱见个小连长心里都突突的跳,现在,哼!可耳闻目睹人家各级领导说话、办事,那洞察事物之敏锐、面对乱情之镇静、思索问题之沉稳、处理事情之果断的风范,嗨!怪不得让人家当干部、当领导哪,跟人家比,自己就是个十足的大笨蛋,还“干事”呐,顿时底气全泄、傲气全无,只剩下自卑了。

   顺风顺雨跟着忙乎了三个多月,各连的干部配齐了、班子理顺了,全营三个连队五万多亩地也都种上了。营长周振发操着河南话笑着骂着感慨道“娘个球,可算弄完啦”。教导员走路也是背着手,喜气洋洋,低头喉咙里哼哼着不在调上的河北梆子。短短的几个月,我可长了不少见识,可使命,终结了。当时已经听到风声。一是营这一级领导机构要撤销,那我还“干事”个屁呀;二是七连副指导员秦卢庆(上海知青)被推荐上中国科技大学,说是顶替他最合适的人就是我了。说来就来了,5月末的一天下午,教导员找我,还没坐定,教导员低头也不看着我说道:“姚,你看啊,别说是你,就是我,还不知道明天那去哪……”我没等他说完,就接茬道:“教导员,你不用开导我,再说也不是坏事。我知道,不就是去七连吗?你放心,我不会给您丢脸的。”教导员抬头冲我乐了,他知道不用再说别的了。于是:“好好好,我这有瓶好酒,晚上给你送行,明天就报到吧。”虽不是遭贬,心里还是有些酸楚。虽不是赴刑场,感觉还是有点悲壮。

   营部就那么几个人,晚上都在。因为有了第一次喝白酒,就人不人鬼不鬼的出了大洋相。还没坐下,我就从内心告诫自己:“一辈子不再醉酒”。教导员得意的拿出了一瓶“玉泉大曲”。由于不喝酒,所以对酒不了解,平时只是听人说中国有“八大名酒”,我能说出来的就茅台和西凤。玉泉大曲在黑龙江也算是地方名酒了,现在总在电视上做广告的“玉泉方瓶”应该是它的后代吧。好在那天喝酒大家意不在酒,多是说话。对我的期待几位营领导也只是一带而过,更多的是大家对兵团的前途、营部里人员的去处的议论,都是很熟悉的人,说话也很随便。营部有一个炊事员,负责给营部几个人做饭,捎带着喂两头猪,别笑!是真的,还是没接收十七团时为营部自己改善伙食养的猪。吃饭也有了一样大的饭碗,那一瓶酒分倒在每个人的碗里,一人也就一两多点。后来又打开一瓶“边疆”酒,但我严格约束自己,虽然有人劝我“再添点”,我坚决不从,就那点玉泉大曲战斗到了最后。所以那天喝酒没情况。倒是有一道其实是极为平常的菜,令我大饱口福。猪肚以前也吃过,这次是把煮熟的猪肚切成细丝,白白净净,再放入少量的葱丝和大蒜,只用盐和醋拌匀,再淋入一些辣油,吃上瘾了。到天津后,每年春节自己做饭,准有这个菜。后来,有了去饭店的机会,又喜欢上了天津登赢楼饭庄的鲁菜“烩肚丝烂蒜”。近两年,也是听养生专家们忽悠,说是吃动物的内脏很不好,体检指标不是这高就是那低的。都他妈吃了大半辈子了,已经高的高、低的低了,你可早说呀!没影的事吗不是?

这次喝完酒,那天夜里又久久没有入睡,左思右想,要说还算混得不错了。可再一想,这一去,恐怕这辈子真的是尘埃落定了。命里注定我还要沿袭祖祖辈辈的路,离不开农门了,不由得心绪又戚戚然然起来,又想起了喝酒还真是有点晕晕乎乎的美妙。

在七连,是我的北大荒生涯中,在一个单位工作时间最长的几年,前面所说的“怒买茅台”便发生在这几年间。

下回接着说。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