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蜀---卜舒的文学网站

只在山脚下徘徊的人,他不可能采撷到山颠的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卜舒,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安微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现代作协四川分会主席,市作协全(专)委会委员,市文联全委会委员,区作协副主席,《芙蓉溪》执行副主编。写作文学作品千余件,在《参花》、《现代作家文学》、《左诗苑》、《新文学》等省以上刊物发表数百件,公开出版《卜舒小说散文集》、《唱给西蜀的歌》、《西蜀闲话》。《金秋十月》(外四首)《神州杰出人物》(2009)卷,《红红的太阳从这里升起》(外三首)入《共和国名家诗词格言精选》。辞条入《人民的骄傲》和《中国专家学者辞典》(续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我在老山等你》后记:终到瓜熟蒂落时  

2015-09-30 09:27:29|  分类: 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老山等你》后记:终到瓜熟蒂落时

 李旭阳

      《我在老山等你》(系列丛第一卷)从策划酝酿成熟到瓜熟蒂落,就像耕耘劳作的农民收获了金秋果实,给我太多的感动和惊喜。在编辑《我在老山等你》(第一卷)的过程中,曾经因劳累而隐笔搁置,我知道花朵的绽放也是花心的破碎,但不管是高兴也好,诚惶诚恐也罢,作为一直关注这场战争的我,终于将这本书正式出版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时刻紧绷着的玄总算可以松一下了。至于能否达到广大读者特别是当年参战老兵的愿望,就只能由读者品味感受,并对其多加评论和指导,以便在今后编辑出版这一系列的丛书时广纳百川,力争再上一个新台阶。
      以我的能力而言,用文字描述,凭心灵记忆,其实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要编写好这套《我在老山等你》系列丛书,起初仅是与《映象文山》执行总编田跃在网络上消磨时光,充其量也仅是学习业务和趣味练笔之举。当初根本没有想到出版《我在老山等你》系列丛书。由于相似的经历和共同的兴趣,让我和田跃同志的想法一拍即合,这下子我竟有些诚惶诚恐,五脏六腑地翻腾起来。每一个故事都是他对文中的主人公进行采访和交流整理出的原创,都是作者原汁原味不参杂任何思想评论的客观原稿。保证文章的真实性和客观性,田跃同志多次与采访对象电话交流和面见商谈,尽可能的杜绝英雄老兵形象因书而毁。

“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与田跃慢慢整理,细心编辑,最后决定将《我在老山等你》(第一卷)放在博客里广泛征求意见。没想到的是,得到了参战老兵和热心关注这场战争的网友们强大的支持!我人生中的贵人和知己田跃,笔名田戈,是位没有参加任何可称这家那家的组织和团体的自由媒体人,出生于风云变化不断的麻栗坡,曾在云南省军区教导大队参加中国首届民兵侦察兵集训,在云南老山前线某钢铁民兵哨所参战两年,后又入伍在空军部队宣传部门担任报道员,回地方后在云南、广西、浙江等地广播电视、报刊从事记者、编辑和管理工作,现任云南《映象文山》杂志执行总编。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以《老山揭开神秘的面纱》一文轰动全国,这篇文章占据了国内外数十家主流媒体头版头条的位置。此后,他初衷不变,一直致力于老山文化研究和对参战老兵现状、法治社会、旅游文化等领域的宣传。

经过我的好哥们胡国庆(笔名老刀),将我推荐给在老山前线马崩哨所当过两年民兵侦察兵的田跃认识时,他是《映象文山》杂志执行副主编,他对我朴实的文笔大加赞赏,鼓励我将在前线这段特殊的历史片段记录下来,作为永久的纪念。并叮嘱我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抢救性编辑出版,可以说如果没有田跃坚实的业务功底和忘我的敬业精神,也不会有今日之《我在老山等你》这本书的出版。

认知上的转变化作了行动的推动力。我邀约了朋友罗正庭,他开始只是我每一篇文章的第一读者,算是我的忠实读者和粉丝,我将自己的打算跟他讲,很快就得到了他的支持和资助,于是,我们三人很快就有了明确的分工,田跃开始采访组稿、我和罗正庭编辑。经过反复斟酌,决定由田跃把采访对象各自在战争中和后期生活情况的经历作真实的记载,还原那场震惊世界,有限而惩罚性的战争历史,以及战后的情况一一的进行采访。受采访的战友们慷慨激昂,个个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上,人人似乎都有忆不完的往事。然而,在采访的过程中面临的最实际问题是,战友们均已年过半百,加之时间久远,记忆缺失,又受到文化水平的限制,即便口述也是支离破碎,有些虽故事感人,但受表述能力的限制,不能说清楚具体的时间地点,虽经过田跃的努力查找资料还原,却无法将事件客观真实的反映出来而作摆,留下了遗憾!在此谨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歉意和感谢。

    在采访编辑文稿时,我和田跃一直力求真实图文并茂,还原故事的原貌。战友们的许多战场故事感天动地,一个个场景历历在目。在每一次的采访编辑过程中,许多战友的讲述就是一枚枚催泪弹,作为一名战争亲历者在整理编辑时也不时搁笔拭泪,感同身受。行行清泪中,有对牺牲战友深切的缅怀,有对致残战友的千金一诺,更有对幸存战友生存状况的担忧和惺惺相惜。
    不得不提的是,在很多参战老兵在得知我们这本书缺少原始资料照片时,慷慨地将自己保留的珍贵照片奉献出来,在此向这些照片的提供者和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谢!对那些时刻关注本书的创作、出版的参战老兵、爱心人士和广大读者表示感谢!
       我们也深知,本书虽广征群意,历经数稿,但我们仅属对那场战争关注和时刻付出情感冲动之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书中错误在所难免,在此恳请善言赐正。  


                             《我在老山等你》后记二

                                  罗正庭   

老山,一个民族脊梁精神的代名词。在多数人看来,那场战争也许将被人们慢慢的淡出视线,我作为一个70后却为这场发生在中国历史最近的战争困扰着,因为我的大伯,67年应征入伍,时任边防某部连长的他,曾经与战友一道参加了79年在麻栗坡者阴山对越作战。我的父亲,89年与普通的支前民兵一样,在老山前线构筑工事,时任民兵某连指导员。他们曾经是这场战争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多年来,每次和大伯、父亲在一起闲聊时,我总是有意提起30多年前的那场对越自卫还击战时,他们总是闭口不谈。出于好奇,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寻找和收集对越作战的相关资料和原始图片。梦想着有一天能踏上大伯和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去亲历那片英雄的热土,出于对老山的崇拜和向往,终于在2014年的8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有幸和当年参战的支前民兵李旭阳一道踏上了南下麻栗坡老山的征途。一路上他时常与我讲起当年对越作战的亲历故事,有豪迈、有恐惧、有幸运、枪林弹雨、炮火连天,一段段壮烈的故事,一抹抹感人的事迹,使我感动,使我沉思了许久,一时间使我的神志酷似走近那一个场景,令我恐惧和激动。

不知不觉中我们一行到了麻栗坡县城郊,麻栗坡县城东西两面环山,南北一道狭长的河流一直通往越南的河江省。我们在城南的一处四格低矮的木屋前停下,一下车就有一位身着朴实的大高个壮汉朝我们迎来,并大声喊道:“老李、老李,好久不见!谢谢你们的到来。”在他们的交谈中,我这才知道他就是我一直崇拜已久的老刀。“老刀”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近年来李旭阳就一直跟我提起他,老刀当年是老山防御战前线某部机枪班班长,曾在作战时身负重伤后转至昆明医治。出院后,又依然返回老山战场。退伍后,他一直多年如一日的在为老山战区的百姓奉献着自己的力量。原来这次李旭阳、老刀、田跃极其许多爱心人士到麻栗坡的目的是把一批来自湖北省孝昌县志愿者联合会的爱心物资送往麻栗坡仁先小学等地。在此次爱心活动中,使我看到了参战老兵支前民兵的真情流露。因为老山有他们曾经为国牺牲的战友兄弟,有因受战争而苦难的百姓。30余年来,他们一直牵挂着当地的百姓们。

是日,我早已迫不及待,为了踏上我过去向往已久的老山主峰,李旭阳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当起了我的向导,向老山进发。在行进途中,随处可见当年的炮阵地、猫耳洞、战地原址、雷区禁止入内的标示和警示牌。到了老山主峰,一个高大的英雄雕像,屹立在老山主峰广场,手握钢枪,目视着敌人的方向。他就是战斗英雄张大权烈士!老山的一切,让我激动,让我感动,让我有一种洗心革面的感觉。

从麻栗坡老山回来后,我再一次与大伯和父亲闲聊,我有意把前几天到麻栗坡老山之行的所见所闻,和参与了麻栗坡仁先小学的捐赠活动告知他们。此时,老哥俩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注视着我。许久,父亲才对我和大伯说:“79年你大伯准备上战场时,托人从前线带来一个木箱子存放在一个亲戚家叫我去取,但当时家庭特别困难没有路费,加之你奶奶的牵挂,你奶奶叫我写信告知你大伯,叫他等胜利后自己再去文山取回”。这时大伯看了看父亲什么都没说,好一会大伯才望着我讲起了30多年前那场对越自卫还击战的一些亲历。大伯说:“当年我在者阴山的一个前沿阵地,打仗打得很是惨烈艰苦。时常没有水喝,天气又十分炎热,蚊虫叮咬,加之时常又要提防越南特工的偷袭,整夜难眠。记得有一次越南特工趁着夜雾偷袭我们,战斗打了二十多分钟便把越军打退了,这场战斗我们连队牺牲了四人,半山坡下,越南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血淋淋一大片。时隔三四天后的一个早晨,山雾特别大,越南鬼子再次偷袭我们阵地,一时间炮火连天,枪声大作。由于雾大,我们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拼命往阵地下坡处扔手榴弹。机枪哒哒哒……打打停停,停停打打。这次越南鬼子的偷袭,我们虽然再次打退了越南鬼子,但我们连队却牺牲了好多解放军战士,其中有一个牺牲时才十六七岁。有的被炸飞了双腿、肠子外露、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说到这里,大伯早已两眼泪花,此刻我终于明白原来大伯和父亲一直以来不肯与我说起30多年前的那场对越作战的往事,他们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女子孙再次圈入那残酷可怕的战争;不想让我们知道经历过饱尝饥饿、战争里畏惧死亡、战营里与战友兄弟生死离别的痛惜!我终于明白大伯和父亲的良苦用心。

时至今日,我也终于明白李旭阳、老刀、田跃他们为什么每年都会无数次重返老山前沿阵地,烈士陵园和老山周边村寨看望那里的百姓,因为老山前沿阵地和哨所有着他们年轻时英勇豪迈的回忆;因为那里有着被无情的炮弹和地雷炸死炸残的苦难百姓。哪怕是在烈士陵园里为英雄烈士们点上一支香烟;在被无情的地雷和炮弹炸残的百姓兄弟姐妹面前哪怕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问候;在烈士的父母跟前哪怕承上一点微不足道的关怀;也能告慰在天之灵的战友兄弟。

令我更难忘的是那次去麻栗坡仁先小学送爱心物资时,在学校门口遇见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杵着拐杖,没有了右腿。老刀三步并着两步前去握着中年妇女的手。老刀说到:“大姐,吃过没有?”在他们的交谈中得知,这位中年妇女是当地人。86年在一次下地干活时,不幸被地雷炸断了右腿,因抢救及时才保住了性命。但因少了右腿生活难以自理,现在生活状况及其困难。我曾记得当时的情景,老刀紧握着中年妇女的手说;“大姐,让你们受苦了,当时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你们,惭愧啊!”当时老刀哽咽了许久,一双有神的眼睛早已布满了泪花。那一幕让我呆在那儿沉思了好久好久,心里五味杂陈。

战争是残酷无情的,在麻栗坡烈士陵园里躺着近千名对越自卫还击战而牺牲的烈士,在大多数烈士的墓碑上最常见的是: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英勇牺牲;享年十六岁、享年十七岁、享年二十岁……这么小的年纪啊!他们却永远躺在了祖国的南疆,要他们年轻的生命永远的守卫着祖国的南大门。正因为有他们上一辈人的功勋和付出才会让我们这一代人更幸福。

今生能让我认识李旭阳、老刀和退伍后一直为老山精神而宣传的田跃记者,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使我更荣幸的是能与李旭阳、田跃共同编著这一部《我在老山等你》的历史巨作丛书。《我在老山等你》是一部封尘了30余年带血的故事,更是一部当年战争亲历者的真实讲述。在此我真心希望能让我们的70后、80后、90后甚至00后都能真实去了解那一段对越自卫还击战的真实历史,更能真正体会到今日的祥和社会和幸福生活来得实属不易,让每一个为国牺牲的烈士的英雄事迹烙印在我们心底,懂得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让更多人去关注和关爱那些为国捐躯烈士的父母们。让我们一同聆听老兵们叙述当年峥嵘岁月、历史,把老兵们和爱心人士多年来一直为老山献出的爱心精神一直传承下去,来吧,青年朋友们,传承“老山精神”,关注老山人民需要我们一同参与,我在老山等你!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